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我坐在我的房間 翻看著你的相片 又讓我想到了大地 陽光總那麼燦爛 天空是如此湛藍 永遠翠綠的蒼山 我愛藍色的洱海 散落著點點白帆 心隨風緩慢的跳動 在金色夕陽 綠色的仙草叢裡 你的笑容多溫暖 我愛麗江夜晚 熊熊的篝火 我們歌唱跳舞 快樂簡單 我愛藍色夜晚 漫天的星光 天使掠過頭頂 飛向遠方 在我懷裡 你輕聲低語在耳邊 那一些溫暖在我心間 伴隨我想你的今天 你讓我長久沉重的心 感到從沒有的輕盈 我愛麗江夜晚 熊熊的篝火 我們歌唱跳舞 快樂簡單 我愛藍色夜晚 漫天的星光 天使掠過頭頂 飛向遠方 在我懷裡 你輕聲低語在耳邊 那一些溫暖在我心間 伴隨我想你的今天 你讓我長久沉重的心 感到從沒有的輕盈 那一些溫暖在我心間 伴隨我想你的今天 你讓我長久沉重的心 感到從沒有的輕盈 感到從沒有的輕盈 感到從沒有的輕盈 這是許巍的《溫暖》,這兩天我正瘋狂的聽著,一遍一遍的深深的迷戀。我感受這這首音樂的溫暖也感受這這首音樂之外帶給我的溫暖。在這裡我還要特別的感謝狗子,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是你標注了這首歌為喜歡,才讓我發現了這麼一首暖人心懷的歌,當然他讓人感動的絕不僅僅是這麼一首而已,像《家》,《少年》,《那一年》,《難忘的一天》,《天使》……許巍的歌或許你們會覺得過於平淡,似乎聽每一首歌的調子都差不多,但是我覺得你應該多聽幾遍才能慢慢感受出他的味道,源於真實生活的感慨,我們從他的歌裡見證了他的成長,艱辛,挫折,無賴,奮鬥,成功,喜悅,感恩,微笑,溫暖……如果你也歷經風雨,我想你一定會喜歡上他的這種味道的,這種能穿透到你你內心深處,激起你無限感慨,甚至盈滿淚水勾起你對往事的不盡回憶的音樂才是我們感慨生活的人所追求的真正知音。 我是一個自我感覺感情很豐富的,很念舊的人,所以你看見我在平靜的生活裡,突然就會有像買彩票中了五百萬一樣瘋狂的大笑;突然就有正興高采烈的時候就是莫名的消沉,誰都不願搭理,一個人走在陌生的街,或者把自己一個人浸在網吧;經常會自言自語說著一些旁人不懂的話,經常會因為一點小成就而誇張的讓旁人瞠目結舌,經常會因為一點小打擊而鬱悶好久好久,有時對於一些東西會很無所謂,有時會對一些東西追求的很瘋狂,總感覺自己有富裕的感情讓我沉浸於美妙的音樂,癡迷於絢爛的色彩,流戀於動聽的故事,感歎於奇妙的大自然,這一切的一切奇妙與美好讓我為之瘋狂…… 曾經的我,曾經的故事或許你不知道,這個19依然在放牛的放牛娃,有著一個多麼燦爛陽光美好的童年,一直從小到現在我都仍然在夢著兒時的快樂,油油的稻田,我們兄弟姐妹騎著水牛浪漫於青山中的映山紅,狂奔於曲曲折折的泥巴路;清澈的江水,微風拂過迤邐的江面,或赤條水中嬉戲,或劃一皮船撒網撈魚,或撐一竹竿江邊垂釣;可是更多你不知道的是,家鄉的很多田埂被我摳過翻過了,就為了抓一條黃鱔,家鄉的很多小水溝基本被我藥過了,就為了晚上能吃上幾條泥鰍,家鄉的很多水壩被我挖過了就為了找幾隻螃蟹;當然還有你不知道的是,我是我們村裡所以孩子裡最能上樹,最能抓知了的人,你不知道我們常常中午頂著烈日,滿村找蜘蛛網,然後滿村粘知了,不只是圖著好玩,你不知道的是那時我們會把粘來的知了烤著吃,味道是那麼香;還有我是村裡最調皮搗蛋的孩子,大人們經常沒事就逗我翻更鬥,慫恿我去打架,然後我就很聽話的去打了,曾經的曾經我偷過鄰居家裡的錢然後去買糖吃,偷過鄉親們的很多瓜果分給我弟弟吃,有一次我們當場被逮著,我弟弟還袒護我"這是我哥哥家的,又不是你家的……”(當然是我騙了他,不然的話他就不敢偷了,呵呵);曾經曾經的我偷過家裡的幾十元錢然後去鎮上買了兩個兩毛錢的餅就一路狂奔,就怕錢少了老闆追回來說我錢不夠;曾經的曾經,每當親戚送來糖媽媽就會把它藏起來,然後我就偷過來一天往床下扔個,每天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床下檢糖然後跟媽媽說,“媽媽,我在床下撿到了糖……"曾經的曾經,我想把谷子從一樓吊上二樓,結果谷子沒吊上,自己被谷子吊下一樓,昏睡了一天都沒醒,母親急的要死,晚上母親實在沒辦法了,就問我這個“死去”的孩子:“崽的,吃餅嗎,你不是最喜歡吃餅嗎?”我騰地一下跳起說“吃喲!”結果差點把母親嚇昏倒在地上…… 上小學了,我的故事,你或許也不知道,或許知道的呢也忘了。我只記得,小學四年級之前,我們每個禮拜是要上山給學校裡撿一次柴的,課間時間滿飛著的是夾著夢想的紙飛機的,放學回家第一件事不是寫作業而是趕著看動畫城的,禮拜都是打紙包或者小布克的,二年級的我會告訴一年級的弟弟,二年級的數學真的非常難;三年級的我生過老師的氣,當著老師的面甩下紅領巾,然後跑回家,又被爸爸趕回來,但不敢進教室,就在高高的窗前跳啊跳的;但我也並不是光是個混球的,我四五歲就開始放牛了,6歲的樣子就學會拔秧了,三年級的我已經會煮飯,插秧了,四年級的我就會炒菜了…… 我為什麼要說我的這些童年呢,因為現在想想這些洋溢的畫面真的太溫暖了,並且我想我的性格的形成與我的童年也是不可分的,你看其實我小時候就是那麼瘋狂的一個人。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夏日的泰山,就那麼輕易讓山林染上濃綠的顏色。假如在這個季節你去林中走一走,不用墨綠染景色將你暗示,就會泛起一些淺見的但有趣的神想。隨著清風對肌膚的扶摸,溜進心底的便會是詩一般的情意。情意又像激情蕩漾的泉源晶瑩而透著爽心的愜意。心裡的皺折就會被這清風抹平了。因久干塵封而裂紋的地方被這清風拂平了。今晚我優哉游哉地走在這林間小路上,平日的心事隨風飄散的無影無蹤。我的腳下早已輕了起來,隨之人也輕了起來,儘管這一切有著詩一般的感覺,但我不想成為詩人。那林中之風正在細細地清理白日燥火燃料過的殘渣。 我停下來,用手摸著樹木桿,立即感到了它的呼吸。由於,風擺動了葉,搖動了枝,又把這動感的覺悟在它的心中間,升騰外展放散開來。一切就那麼無言的演繹成一曲妙不可言的樂章。 我對著樹說,你知道嗎,我喜歡風,再大的樹也是風把它帶來這裡。在冬季時風把籽帶到這裡,它睡了,做了一個森林童話的夢,在春天裡它醒來,開始創造自己真實的神話。它努力跛土而出,幼苗像兒童般稚嫩,少年時勤奮成長,幾年後它會長成大樹。 樹說,像人。“少年辛苦終身事,莫向光陰惰寸功。”這話題似乎又重了,但腳步仍在輕踏而行進。 我又開始向前走,那涼風更加清爽地護送著我。我伸平手臂觸摸著每一株經過的樹的樹桿,掠過的卻是慢慢升騰而起的濕潤力量。因了林中風離我十分遙遠,我只享用了這靜夜之境。仰望上空,還望得見片片白雲急急地行駛在高高的天空中。黑夜裡卻使我想起白日的詩句,便輕吟:藍的像海,白的似雲。風湧著。浪追著浪,雲隨著雲,是風,風它跑過恆古至今。 優雅的意境總是染上了林的夏之顏色,心在此時飛飛揚揚,隨風而飄搖。 席地而坐,風卻捲動了尖尖的草屑,青草樂意地逍遙,一改寒冬時的苦澀表情,像是夏日之風的紅粉之己,卿卿我我的好些個輕言細語的囑咐,送給對方。絮語中有著四季換而起死回生的艱辛,有著對生命再造的靈性搏動。它說,我們是用自己的方式生息的,我們感謝太陽、土地、水、還有風。 誰家的寶寶跑過來,胖胖地小手搭搭在我肩上。他說,阿姨在幹什麼?我說,在聽草對風講話。他說,他也聽到了。於是,我們相視而笑。 待一切都靜下來時,我才尋到了細細的溪水潺流。鳥兒哪裡去了?早早的睡了吧。它們的故事已在白天講累。只待一夜休神養力,清晨再唱勤奮歌。 在這“翠樹含風葉葉涼“的夜晚,林風滌蕩了繁塵的躁熱的城地,將在這林風的調整下給予莫大的安慰。 今夜我擁有這樣的林中風,身心在此釋放了原有的鬱悶。我想對忙碌了一天的人們說,到林中來試一試,讓風觸動你的心。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寫與遠方的你,在這樣的靜夜裡,我不知道怎麼寫你,你就如迷一樣,似遠似近。忽遠又忽近。 一個人佇足在這樣的冬日暖陽下的江水邊,泡一壺濃濃的鐵觀音慢慢的品,看河床上秋韻過後的落花隨流水緩緩流去。古人言:“落花有意,而流水無情。”是啊!一同走過這麼多年,我們彼此注定:“分離。” 路過的陌生人啊!你看那怕落花再妖嬈,那怕落花再誘惑,是否你始終固守著你的理念,而與我擦肩而過。落花哭了嗎?是否她真的會在不知名的角落裡背著過往的行人偷偷哭泣。 今夜,還是冬夜。如果安靜,我在等待夜寐之花的來臨。今夜,花開為誰?花為誰開?我總是不停的自言自語,像一個神經質的病人,又彷彿一個重病後如此安然恬靜的女子,守著一盞紅燈,等待神靈的光顧與眷隱。感觸心最柔軟的毛細血管,心慌慌的感覺不要讓血液在身體裡膨脹。感摸情感最深處的愛情,今夜我倦縮在溫暖的被窩裡居然會想念你。 哦!近聽有你的腳步來。在窗外,有一聲細細的口哨聲音忽遠忽近。如果是你,我寧願相信是我神經的恍惚。親愛,你知道嗎?我喜歡想你了耶! 有一種情感不是愛情,它翩翩驛動,帶動風吹過沒有你的城市。城裡的月光是缺缺的,彎彎的。此時正懸掛在我屋頂的天空上。天空有城,寂寞如梭。 聽靜夜裡花開的聲音,那一株黃色的臘梅花已經又悄然結了那麼多的花骨朵。你知道我如此鍾愛我養了10年的狗狗。還有那麼喜歡親手種植歡喜的花兒草兒。 倘若今年可以在我們的縣城裡下一場雪,那白雪皚皚的冬季是那麼的浪漫。歲月的痕跡已經讓我忘記了父親的容顏。年齡的增長我已經忘記小時候在雪地堆雪人,還有與姐姐一起去國營玻璃廠圍著火爐烤紅薯與馬鈴薯的故事。 遠去的故事點點滴滴,可以想起讓我懂得活在人間的珍貴。我在詩歌的秘密花園徜徉,我似一枝初長的梅花已經悄然獨放。綻放的思緒不為那曾經的往事,只為這一年的花開而來。只為2011年冬季花開又花謝。 歲歲年年梅不同,年年歲歲妹妖艷。暗香浮動,馨色滿園。感悟花的思語。靜靜的。我貪戀此時黑夜的靜謐。 是否那紫色的玫瑰,沉迷隱忍中觸摸紫色的浪漫?是否醞釀紫伴著藍色妖姬,牽著黃色玫瑰的手,穿著橙色花美人的石榴裙,在風中輕舞?是否你是我今生最愛的情人?親愛我知道,我也不知道我還是不是你最愛的女人?相見不如懷念,在我分不清真假的念想裡,卻擁有如此多的幸福與甜蜜。 我想像天堂的你,下凡來了嗎?我感覺這個冬季你一直沒有走遠,你就這樣遠遠的守護著我,給我神秘。 也許人生的痛苦只是一個過程,每一個人一生都會遇到很多坎坷,包括情感經歷過很多年以後,你不會在乎歲月匆匆,改變慢慢老去的容顏。 心存一份思念,傷心過、失落過、迷茫過。疼過、苦過、痛過、碎過。才感覺情感的魅力是這樣的甜蜜與幸福,淡然中不在迷失在曾經擁有過的故事裡。如果有一天你看不見那曾經的影子,你會想起我嗎?是否記得在你人生花開的時候,曾經那夜裡流著淚花為你開放的花兒。一定不要忘記,不要以為刺痛過的心而丟失曾經的浪漫回憶,那是我們人生裡如此的珍貴的富足。 靜靜的、感覺花的思緒,飄蕩在指間滑落的靈魂裡。也寄與遠方有愛的人,還有躺在病榻上等、等待死亡而魂歸天涯的你。 寫與遠方的你,我可以如此落筆。不再潤改,它或許也是寫給你的24封情書的其中一封信。寄情於遠方,我想我愛你。今夜在東西半球,白晝交替,陪你一起寂寞花開。 心隨落花,一瓣一瓣漂流在時間的長河裡……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有一個女孩失戀了,她傷的很深很深,覺得整個世界都拋棄了她,甚至想到了死。她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談戀愛了。她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一個男孩,於是男孩開始不斷的安慰她,鼓勵她,每天編好玩的短信逗她開心,就這樣,女孩漸漸從痛苦中恢復過來,又變得和往日般活潑可愛。 忽然有一天,女孩沒有收到他發來的短信,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失落和不安。她問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這個男孩。她想起了自己的誓言,開始努力強迫自己不去想他,但男孩的影子總是若隱若現的在腦海裡飄來飄去。她覺得這種思念怪怪的,和原來戀愛時的感覺不一樣:當她戀愛時,那種思念就像火一樣熾烈,不斷的燃燒著,吞噬著自己的一切,佔據了自己全部的靈魂,除了思念在也不能做任何事了;而現在呢,她說不清,她從未感到還有這樣一種思念是淡淡的,有點虛無但又無處不在,不需要付出什麼卻總能感到一種溫情,就像在房間的角落裡擺上了一束百合,淡淡的幽香瀰散了整個房間,卻又不會讓你刻意的去想,讓你感到不自在。 女孩決心要弄明白。一天,男孩給她打電話問她最近過的開心麼。聊著聊著,她突然問這個男孩為什麼沒有女朋友,要不要幫他介紹一個。她問的時候心跳的很快,但又裝出一副開玩笑的口氣。男孩說好啊好啊。她不知道那來的勇氣,突然說那就考慮一下我吧。電話那端沉默了好久,女孩覺得自己太衝動了,預感到自己好像要毀掉什麼似的。男孩終於開口了,說我們還是像這樣做朋友的好。她不甘的又問為什麼呢?你不喜歡我什麼地方。又是好久的沉默,然後,男孩用一種緩慢的口氣,好像要讓每個字都沉進女孩的心裡似的,說 “我擔心,如果以後你再失戀了,會沒有人再來安慰你了。” 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了,女孩終於明白了,有一種思念不是愛情。 文章來源:許小添的康熙來了 |精神分析的搬運工 | Miss F Magazine |跨 界 @ 童 話 | 真妮的咖啡屋 |Lasso | 雪中蓮 |一個人的西藏 Tibet,alone | 毛佩琦的BLOG |清韻週刊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職場生生不息,老人越來越老,新人越來越新。「老人」們不容易,眼看體力和心氣逐漸下降,還得強撐著眼皮充電、鍛煉、做管理。好在有資歷在那兒擺著,即便沒多少建樹,也會有職場新人畢恭畢敬叫一聲「您好,老師」。   「新人」們更不容易,初進職場跌跌撞撞,做事做人都欠修煉,就算處處小心,仍被視為靠不住的愣頭青,受點氣挨點批是家常便飯,再難受也只能躲到衛生間哭鼻子。   曾見過一名外企女新人,因為做事效率不佳被主管劈頭蓋臉一頓臭訓之後,午飯時間坐在格子間默默哭泣,眼淚流了一臉。同事來來往往,只是漠然或同情地掃她一眼,沒有人停下來拍拍她的肩膀,邀她共進午餐。   為什麼?因為她違反了職場基本天條——不要在工作場所流露個人情緒,不要讓個人情緒左右你的工作。對那位女新人來說,你可以委屈,可以痛哭,但不要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脆弱。如果你還想在這家公司繼續混,你絕不會希望大家把你看作弱者、視為笨蛋。   換句話說,被批評了沒什麼大不了,誰都有犯錯的時候,何況新人乎。但你在衛生間裡偷偷哭好了,抹抹眼淚努力把事情做好,難道不比你在大庭廣眾下用眼淚昭示自己的委屈,讓大家忍不住懷疑你的職業素質和抗壓能力要更好嗎?   職場越來越快,越來越殘酷。一個職場新人的成長期,過去可能是一年,現在也許只有三個月。三個月不長不短,如果你沒有迅速成長起來,很可能面臨掃地出門的命運——外面還有無數的大學畢業生排著長隊,流著口水覬覦你的工作崗位呢!   以前的新人,剛進單位時總會謙卑地說:「我是新人,請大家多多關照。」可現在,如果你再抱著這句「露怯」的話入門,很可能會被踢回家。不是說謙虛不好,職場新人需要謙虛求教,好學上進。關鍵是,別對所有人說「我是新人」——新人的同義詞就是啥都不懂,遭到職場「老油條」的趁機欺負也就不足為奇了。   一位新入職的公關經理,初次給自己接手的客戶打電話:「您好,我新加入這間公司,正在努力熟悉客戶情況,在以後的合作中,還請您多多關照。」結果可想而知,他從一開始就沒有獲得客戶的信任,以後的合作也一直磕磕絆絆,因為客戶從潛意識裡認定他是剛入行的新人,合作中自然表現出居高臨下的姿態,這時他鬱悶、後悔都來不及了,只怪當時自報家門時底氣不足,讓人家抓了小辮子。   人在江湖漂,名頭很重要。如果你是新人,在直屬主管和同事面前自謙一下就好,對於合作夥伴、客戶和其他部門的同事,千萬別說「請多多關照」。你不做好事情,人家憑什麼關照你?在競爭者林立的職場中,樂於手把手教你學走路的「唐僧」越來越少,想存活就得盡快「新人」變「老人」。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首先是仰臥抬腿:30個一組,做4組。 二、做這個收屁屁的動作,兩腿要分開,兩手平放在身體兩邊,把腰抬起來,也是做4組。 三、側臥,一隻手支著頭,一隻手扶床,做側抬腿。注意,腳尖向下,腳跟向上,另一條腿綣起來。速度不要像她那麼快,要慢些,不要猛滴把腿抬起來。別做錯了,如果做完了,屁屁側面不酸,你就沒做對哦。這個每條腿做20個,最後一個要抬起來後停一會,再換另一條腿,也是做4組 四、側抬腿做完時,用手輕輕拍拍酸酸的地方,放鬆肌肉。不是全做完才拍哦,要做完20個就拍拍,再換另一條腿做側抬腿。 小腹微凸是讓很多美女覺得不滿意的地方,晚上臨睡前練習一下下面的幾個動作,收穫也會不少哦。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中文名稱: 泰姬陵,又被稱為泰姬瑪哈陵   英文名稱: Taj Mahal   波斯語,烏爾都語: ??? ???   國家: 印度   所屬洲: 亞洲   1983年根據文化遺產評選標準C (I) 被列入《世界遺產目錄》。評為遺產的報告:世界遺產委員會第7屆會議報告。是北京時間2007年7月8日凌晨公佈的「新七大奇跡」之一。   從數不清的照片中使人非常熟悉的泰姬陵的外形被作為飯店的標誌、酸辣醬和調味品的商標,實際上它被用在隨便什麼地方,人們看到立刻就想到是印度的地方。儘管如此,很少有人看了泰姬陵感到失望的。   泰姬陵百看不厭,它仍舊能使人驚訝。它在一天裡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自然光線中顯現出不同的特色。雖然它是一座陵墓,可它卻沒有通常陵墓所有的冷寂。相反你感到它似乎在天地之間浮動。它的和諧對稱、花園和水中倒影融合在一起創造了令無數參觀者驚歎不已的奇跡。估計有2萬名工匠參與了泰姬陵的建造,歷時22年才完成。據說一位法國人和一位威尼斯人參與了工程的部分工作。至今沒有一位建築師被記錄肯定參與了陵墓的建造——這對這個建築物是很適宜的,因為建造它的本意在於讓人們只記住在陵墓裡的人。   朝霞升起時分,初升的一輪紅日伴著朱木拿河裊裊的晨霧,彷彿要將泰姬陵從睡夢中喚醒,此時的它顯得靜靜的。中午時分,泰姬陵頭頂藍天白雲,腳踏碧水綠樹,在南亞一向耀眼的陽光映襯下,更出落得玲瓏剔透,光彩奪目。傍晚,泰姬陵迎來了它一天中最嫵媚的時刻,斜陽夕照下,白色的泰姬陵開始從灰黃、金黃,逐漸變成粉紅、暗紅、淡青色,隨著月亮的冉冉升起,最終回歸成銀白色。在月色朦朧中,泰姬陵顯得格外高雅別緻和皎潔迷人,猶如美人泰姬在含情沉思。據稱,泰姬陵最美麗的時候,是朗月當空的夜晚。白色的大理石陵寢,在月光映照下會發出淡淡的紫色,清雅出塵,美得彷彿下凡的仙女。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3 Reads)
你,是號稱「最癡情」的蠍子。而我,也是一隻蠍子,只是,一隻段數比你低很多的蠍子,被你重傷後難以自拔的蠍子。   相識,是一次社會實踐中,外出調研,你和我都是同一組。曾經問過,是巧合嗎?你說,我是故意的,每次分組的時候你都不開口,因為你知道,作為男生,除非你主動要求,不然女生是不會主動選擇跟你同組的。而我,作為負責人,也不會去開口要求跟誰同組,所以每次剩下你我在同一組。   工作雖然艱苦,但卻是我們認識以來的最美好的時光。一起偷懶的時候,你跟我講你的過去,家庭,學習,可是,偏偏跳過你的感情。一天晚上,你發短信給我,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希望說出來我不要逃避,那就是你喜歡我。   那天晚上,我們在外面聊到很晚,記得你說「也許是我們都太年輕了,所以很容易動心」。隔天整組人去外面玩,你還在不停惋惜我不能留在那裡陪你過七夕,「他們走了都無所謂,可是你走了就不行」。   現在想起來,是多麼令人難以置信的一件事情。當時你的她就在你身邊啊!她是後來才加入我們的。但最後那幾天裡她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的,無論開會,調研還是玩樂,她都陪著我們。最後一天聚餐時,你不停地給我夾菜,別人看了都覺得我們之間不簡單,還私下問用不用幫你做媒。那時的你當著她的面這樣做,難道不怕她心痛嗎?   七夕那天,你一直在跟我發短信,說很捨不得。而後來,我才在她的日誌上看到,那天你們是在一起的。   她說到你,問什麼時候才能讓她覺得有安全感一點。「是忙嗎?」她那樣猜測,我有點為她覺得悲哀。   之後的我們還一直聯繫著,直到,她來找我,告訴我你們已經在一起四年了,叫我不要投入你的圈套中。我不相信,還傻傻去問你,還記得你是怎麼回答我的嗎?「你根本都不信任我,在一起也沒什麼意思了,永別了。」現在我很後悔,為什麼沒有當時就跟你決裂,還很在乎地跟你解釋。我真是單純,明明被人騙了,還弄成是我對不起別人一樣。結果你「原諒」我了,一直跟我說你跟她什麼關係都沒有,是她在暗戀你。   如果不是她把你們的照片放到空間上,你還想隱瞞我多久呢?   在我一次次的質問下,你才跟我講,你們確實是在一起很久了,還發生過關係了。   你叫我等,等你生日的時候就會跟她正式分手,說你為了我跟很多人吵架,也放棄了很多東西。放棄了什麼?跟我在一起,除了放棄她,我看不出還需要放棄什麼東西。結果你就這樣一直拖著我,也拖著她。在她面前說因為覺得我無辜,覺得對不起我,所以不忍心拋下我;在我面前說因為跟她發生過關係,因為她總是尋死,所以需要時間去平復她的傷口。沒有經歷過感情的我,就這樣一次次相信的話,默默的等待。要不是突然有一天開始你完全沒了消息。我又剛好上了她的空間看到你對她承諾不再理我,我還會被你欺瞞多久呢?   那時才發現,其實這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只是不想去深究。一直以來,你最愛的始終只有你自己,你愛的只是和我玩笑嬉戲時的開心感覺。要不然,你不會不理會她的感受來照顧我,也不會在我感冒的時候沒有關心,在晚上快一點的時候還纏著我不讓我睡。你總是口口聲聲說你愛我,可是,當一個人真正愛著另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會置另一個人的感受於不顧的。   你為了討好她,把我的號、電話全刪掉了。然後又背著她重新找我的時候,居然指責我為什麼要把你刪了。這樣的話你怎麼也問得出口呢?當我說不是我的時候,你竟然推卸給她,說是她背著你刪除的。是嗎?如果你們真的已經成為過去,那她怎麼還能用你的號碼,看你的短信呢?   你總是這樣,把一切的一切都推卸在她的身上,說她耍手段離間我們。你的身邊總是有那麼多「好」朋友,所以才使她在你當著她的面跟我視頻聊天的時候無動於衷。要不是你我聯繫實在過於頻密,她才不會在你的空間上宣示她的主權。這一切,你都說是她在亂說亂寫,但如果沒有真的發生過,她能編的那麼真實嗎?一切都只有按照她所寫的去推斷才顯得合情合理。   你總是問我,為什麼不主動發短信給你。記得你國慶來找我的時候,你說她總是發短信給你,打電話給你,纏著你不放,而你又不能關機,讓你覺得很厭煩。我很後怕,你們當時還在一起,居然這樣子說她。我能不擔心將來某一天你也會這樣說我嗎?現在你在外面工作,沒有她在身邊看著,所以你很經常的跟我聯繫,但是一回到學校,你又失去音信了。   傷過後,無力去愛了。聖誕夜的我,憂傷彷彿滲進五臟內腑去,只能坐在狹小的空間裡,低低地抽泣著,我看不到未來,伸手出去,抓到一片鏡花水月,碎成片片清風,飄灑無際。太精緻的夢,醒來時傷人越深,一直不想醒的,終究逃不過。以前眼看身邊的人陷下去,也曾高傲不屑過,有什麼值得他們如此留念。到頭來自己還是躲不過,無奈放任沉淪,一天天消瘦,最後免不了肝腸寸斷。喜歡在不開心的時候轉身,不讓別人看到淚眼婆娑的一面。

| 25th Feb 2012 | 一般 | (1 Reads)
曾幾何時,我每天上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星座運程,看看我這個小獅子的每天是否順利,後來更是把我的做法影響了很多人。文章告訴我,和獅子最配的就是射手座,幾乎是百分之百的緣分。說也奇怪,我的朋友有很多是射手座的,確實也都很談的來,所以我也就更加的認定了我的緣分。   那年夏天,我大學畢業。閒來無事,便迷上了網絡,呵呵,直聊的昏天地黑的,直到碰見了他。對於任何人來說,這都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網戀,沒有什麼可讀性。但是不管是否普通,每一次網戀對經歷過的人來說都是一次唯一的美麗。   接著說我吧。當時我正在聊天室無聊的亂逛,看見有兩個人在談論關於電腦的話題,其中一個總是感覺有點居高臨下的勢頭,我就插了一槓子,和他們亂說一氣,後來那個有勢頭的那個人就和我聊了起來,確實,他很有學識,把電腦談的頭頭是道。就這樣我們認識了。後來的故事可想而知,慢慢的發展,慢慢的深入。當我問起他的生日時,才知道他竟然是趕上了射手座的尾巴,我想這真的就是緣分吧。   半年後,他來北京出差,我們見面了。當時他剛忙完一個項目,當整個人站在我面前上,我真的很難以接受。因為我原來就見了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他很清爽,很霸氣。但是站在我面前的他,確是一個鬍子邋遢,穿著皺皺巴巴的外套,斜挎著一個筆記本的人。如果說網友會見光死,也許就是我當時的感覺了。因為我最討厭的邋遢的男人。不過總是還是好朋友呀,總是還要招待他的。旁邊就是麥當勞。很多網戀都是從麥當勞的見面開始的,我們也就沒有落了這個俗套。   邊說邊聊,慢慢的原來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我們確實很談的來,之後,他打電話給我說「我對他有點冷淡,不知道是我原本就是這樣的人呢還是只是因為是他」,所以我下午就去了他所在的賓館。再見到他時,他已經好好的整理過了,回到了他原來的樣子,當然我在那時也已經強烈抗議了他的鬍子。   就這樣我開始我平生以來第一次真正的戀愛。   也許吧,獅子和射手真的是很般配的一對,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是很和諧,很幸福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能感覺的出來,所以當我們做在火車上的時候,旁邊有個女孩問我我們在一起多長時間的時候,我只是嘿嘿的笑而已,因為她說你們看起來非常協調,一定談了很長時間了,實際上我們那時不過見面才不到一個月而已。這就是愛情吧。   星座上說獅子和射手是一見鍾情的那種,但是長久度不高。這都讓它說准了。幾乎每一個網戀都是以一個悲劇收場,幸福的不多。我們都是普通人,當然也只能走大眾的路線了。半年之後,他告訴我在他所在的那個城市已經有了一位同居的女友,我當時真的傻掉了,即使他一個勁的說他不會和她結婚。   就這樣,一切結束了,我的性格是倔強的,也是理智的。有些事情我使可以包容的,但是我決不能容忍他對我的欺騙,即使我是在以我的生命在愛他。一個月後,我正式和他提出了分手,實際上在這之前也已經和分手差不多了,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真正的結束。   一切以網上開始,也以網上來結束。或許,星座是對的,畢竟我們的故事印證了他的正確。但是我是多麼希望我沒有遇見過他,那樣我的心就不會再痛。   經歷了這場感情,我也隨之長大了。現在的我還時常流連在網絡間,冷眼看著這樣或那樣的故事發生,但只會是個看客了。

| 20th Feb 2012 | 一般 | (2 Reads)
和他認識快3個月了。   我,白羊座的導遊。今年21歲。從小經歷的事情較多,自10歲父親離我而去後,便比同齡人要成熟了許多。但本著一顆積極向上的心態與姐姐給予我無限的關懷,總體來說還算好。   他,水瓶座的政府官。今年38歲。家庭較單純,父母健在,全家人都是公務員。已婚,一兒一女,妻子也在政府機構上班。在當地有知名的身份,顯赫的地位。從小是個乖寶寶,但思考問題能力強。   幾個月前,公司安排我帶一個政府團,行程是3天。正因為要我去帶,是因為難度較大,也算是對我們公司的一個考驗。從上車開始介紹自己,介紹行程起,我就感受到了他的認真。也許對我的歡迎辭還算滿意,他帶頭開始誇起我來。   之後的行程在他的幫助下都很順利,很奇怪,我與他很有默契,他的一個眼神,一句貌似不經意的話我都懂,所以整個團都沒有什麼挑剔。   在大家獨自欣賞景點時,我與他有一句沒一句的交談著,一般都是他問我答。他問我對未來的一些安排規劃,我對現在職業的看待,我的大學是哪裡等等。最後才知道,就是我的回答裡,他對我產生了好奇。   因為,我的回答裡沒有爸爸,媽媽。他覺得我的想法比同齡人成熟,覺得我有時有那麼點憂鬱而有時又有那麼點可愛。   回來以後便經常與我聯繫,送我東西。我是很不習慣接受別人東西的女孩,而且我也是很難對異性產生好感的人。但他一再的邀請我出去吃飯,知道我愛吃魚,便帶我去最貴的地方點野魚。看我把名片放在錢包裡,他就立刻買名片夾給我。許多地方無微不至的關心著我。而我深刻的明白我與他的不可能。   可我不習慣別人對我好。不習慣去索取別人的東西。更不習慣去欠任何人的情。   直到有一天夜晚,他對我說他喜歡我,愛我。我非常尖銳刻薄的批評他:你憑什麼說愛我,有什麼資格。你有那麼幸福的家庭。而且,你誤會了,我不是你眼裡的那種女人,可以隨便的去和一個已婚的人發生什麼。第一,我不缺錢。第二,我不虛榮。第三,我不喜歡你。所以,你不要以為我會怎麼,我們自己好好過各自的日子吧。當我說了這翻話後,我發現我錯了,因為他的眼睛告訴了我他不是撒謊。頓時心裡很心疼他,他說,你真的不愛我?我說不愛。他說那好,我們走吧。在我開車門的那一剎那,他拉住了我,粗暴的親吻我。   也許吧,從那刻開始,我們在一起了。但是什麼關係?我們並不知道。   我對愛情的理解就是,做回一個小小女孩,找一個父親般的男人,照顧我,為我安排好一切,疼我。這就足夠了。   是他,他做到了。我知道他對我的愛,可我也知道他的矛盾。他曾說過,他不想把我毀了,他不能這樣,不能這樣的自私。不能不想我的將來。   我不接受他給我的任何財物,他因為我的這樣的行為曾一天都沒給我打過電話。我不想接受他的東西,錢的原因是我怕他誤會。   而他卻覺得我沒有給他面子,太不懂事了。   他會讓我有很多的感動,這些感動都是一些極小的事情上。那晚我與他躺在床上閒聊,我對他講我要攢好多好多的錢,去報答誰誰,去感恩誰,然後又給他說我是怎麼規劃以後的生活。   他默默聽完後說,他現在的愛人一天只知道花錢,不知道掙錢,我蠻以為他下一句要說:看你多懂事之類讚美我的話。可他沒有,他說,所以,我也不准你這樣,你也要只知道花錢。我不允許你這麼累。或許女人就是這樣的,在這些溫存的語言中會沉迷,但實際上我並不在乎他的錢,而是在意他說這句話的心。   一個背後的女人?我明白這樣的關係很快會崩裂,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做。   這算是一個悲哀嗎?就是這樣迷戀一個男人對我的關心,對我的愛護,因為這些能夠填滿我心中某處的空缺。所以,我就要這樣的繼續,繼續一段沒有任何結果的感情?

Next